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亦奚以为 > 内容详情

特别的年味

时间:2020-10-20来源:都市龙游网 -[收藏本文]

  通常,人们说的年味总是欢乐的味,喜庆的味,有句话叫欢欢喜喜过大年,而对于今年我家的年来说,却有着一种特别的,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涩楚味。
  
  这些日子,随着年关的临近,随时就想起,想起小时候父亲常说的一句话:年好过,月难推。那时我们不懂这话的含义,只知穿新衣,戴花帽,吃佳肴,哪里知道过日子的辛苦。年关只有那么几天,而日子要一天天,一月月地走。对于贫困的人家,年关的到来,更是愁上加愁,尽管如此,年还是要过的,父亲说,过年穷,一世穷,所以,再穷的日子,过年总是丰盛的,父亲想尽一切办法要我们吃好,穿好,玩好。在他的辛劳下,过年总有吃不完的美味佳肴,有漂亮艳丽的花衣服可穿,有父亲的年才是完整的年,喜庆的年。
  
  小时的年味最是浓厚。
  
  东西南北各地过年的习俗虽有差异,但还是大同小异,一般,年的味道都是从腊八开始,而在我的里,真正的年味是从杀猪开始的。
  
  腊月,哪天突然听到村子里有猪扯着嗓子叫唤,我们便喊着:快过年了,快过年了!胆大的弟弟拔腿就跑,去村子里看杀猪,此后,腊月的每天,都能听到猪的叫声。父亲每年都要买一头猪,请屠夫来杀,只要父亲说今天杀猪,弟弟就高兴得跳起来,而我只躲在里屋听猪疼痛的叫唤,最紧张的是抓猪那会,怕一不小心让猪给跑了过来,父亲就给我壮胆说:“不怕,一会儿就把它宰了!”我静耳侧听,猪的声音由高亢,逐渐一声声无力下去,最后微弱地挣扎几声就没了气,这才敢出门去看。远远望见宽阔的地方矗立一比我唐山治癫痫去哪家医院还高的宽大木桶,冒着滚烫的热气,屠夫穿着长筒水鞋,手里拿把杀猪刀,或卷形的刮刀,那时的父亲正值壮年,他脚步如风,一桶又一桶提开水,一大帮人帮屠夫烫猪、拔毛,一会,乌黑的猪变成雪白,再被屠夫吹胀,滚圆滚圆的,那样才好清理猪褶皱里的污垢,然后,猪就被挂在木桶旁一高架上,再开刀。
  
  村子里并不是家家户户都有猪杀,没猪杀的就只羡慕、发愁。现代活条件优越了,不说鸡鸭鱼肉,连传说中的山珍海味都成了家常饭,而早些年,特别农村,好像无猪不成年。我们小时候过年有一个顺口溜:腊月八,眼前花,还有二十二天过年啊!有猪的把猪杀,没猪的打娃娃,娘、娘,你别打,门后有条猪尾巴,吃一口,油啦啦。而我家有能干的父亲,一切都不用愁,只记得整天忙乎着那一大竹篾猪肉,配合着面或菜,炸、炒、煮、蒸、炖,父亲最拿手的是做猪肉,不仅做现吃的,还挂腊肉,待年后慢慢吃,童年时,我家的年味就是这样开始的。
  
  因为父亲的辛劳,年货总是丰厚的。猪杀后,父亲开始每天骑车忙忙碌碌奔跑在集市,购置杂七杂八的年货,车总是载满而归。
  
  腊月二十三的“送灶神”也是年关重要的一个环节,父亲从集市买了枣子大小白色的面疙瘩来,我问父亲那是什么?父亲说是灶糖。父亲笑着说,这天灶神要去天上向玉皇大帝为人们要口粮,家家户户就用糖款待灶神,蜜甜的灶糖,为的是甜了灶神的嘴,好让灶爷向玉皇大帝说好听的话,多要些口粮。看着买来的白色灶糖,馋得直流口水,硬是要提前吃,父亲就哄我们,说吃了灶神爷的糖,惹他不高兴就不给我们要口粮了,我们就不敢再跟着父母要糖吃。二十三吃过晚饭,将厨房打扫得干干净净,家家户户在灶炉上献上灶癫痫治疗费用能报销吗?糖,然后放鞭炮送灶神爷上天去,到了除夕夜,再点上香蜡接灶神回来,预示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不一会,灶糖便被我们一抢而空。
  
  盼望过年的总是迫切的。就像长河里的小舟慢悠悠不肯快点向前,年前的准备又是那么繁多。
  
  二十三以后,还要扫尘。父亲和母亲把家里大大小小所有的家具、坛坛罐罐全部搬到院子里,开始彻底大扫除。这是一项浩大艰巨的“工程”,搬出搬进整整要忙乎一天,而我们唯恐天下不乱,在院子的桌凳、沙发、坛坛罐罐间跳上窜下,玩得不亦乐乎。
  
  总算等到年三十,父亲发动我们贴年画,贴窗花,贴春联,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欢聚一堂,喜庆的气氛立刻包围了我们。中华几千年的传统就这样一辈一辈传承下来,但是,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
  
  除夕,别的地方风俗习惯似乎都是吃饺子,而我们是吃“长面饭”,面条越长越好,寄托人们的愿望,象征长长久久。除夕的饭父亲每年亲自下厨,母亲帮下手,父亲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啥活都能拿下来,记忆当中的饭,最香是父亲做的年夜饭,父亲烧的面条汤和下饭的拌菜味道鲜美,浓淡适宜,我们总会比平时多吃一碗。
  
  小的时候,家里没电视,看不到春晚,大家就打牌娱乐,守夜,我们小孩子熬不到凌晨,就早早睡去,快到零点时,父亲就叫醒我们。我捂着耳朵远远看父亲放鞭炮,辞旧迎新,鞭炮声此起彼伏,不绝入耳,久久不肯散去。翻过这个,新春的曙光照在千家万户殷红的门楣上,真是“爆竹声中一岁除,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正月初一天刚亮,我们就迫不昆明市癫痫病那个医院是权威及待穿新衣服,那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花布是父亲亲自买的,都说父亲最会买花布,花子洋气,颜色好看,穿在身上美妙的心情无法言说。初一开始,我们就可以吃到最爱吃的暖锅了。家里有一只老式烧制的暖锅,过年时,总是把它搬了出来。做暖锅时,父亲把事先准备好的各种菜分类整整齐齐排列在暖锅的底部,一格一格,绝不混乱,有晒干的山野菜:洋蕨、毛蕨,也有家种的菜:豆角、萝卜,还有粉条。菜的上部则是肥瘦不同的猪肉、丸子、煎蛋、豆腐等,再倒上调配好的汤料,撒上葱花或蒜苗,待暖锅烧起火,香味慢慢就散发开来,诱惑着我们的嗅觉。因为父亲的操劳,从小到大,这种美味没间断过。
  
  后来,我们成家,每年正月初一、二带了孩子去给父母拜年团聚,孩子们一声声叫着,父亲慈爱地摸摸这个的头,摸摸那个的头,给孩子们压岁钱,再和母亲钻进厨房做一桌五花八门的饭菜,孩子们最吃的还是父亲做的暖锅,生活条件提高了,要啥有啥,应有尽有:从鲜嫩的各色蔬菜到各样肉,一应俱全。炭火不温不火地炖着,孩子们嗅到香味,迫不及待吵嚷着要吃,看到我们吃不够,父亲的溢于言表。每次走时,父母还要准备很多现成可吃的东西,供我们大包小包拿一些回来。
  
  父亲是全家的主心骨,父亲在,快乐就在,那些欢聚的情景历历在目。自从父亲有病不能再做饭,就再也未吃到过那种饭香,谁做出来都变了味,找不到原来的感觉。
  
  而今,年将到,人已非。父亲今年离我们而去,已有五个月之余,我们的年,少了父亲,少了父亲的欢笑,少了父亲的饭香,少了有父亲的温馨,听到的是母亲每日孤寂的叹息,年的味道里充斥着冷清和凄楚,和。随着年的渐近,往昔过年的画面越来越儿童癫痫发作有什么特点清晰,像怀旧的,记忆中年的味道在升腾,都化作一缕缕的味道,氤氲在年的上空。
  
  今天和出去购置年货,走在集市里,看到集市如织的人流,泪眼朦胧中,仿佛又看到父亲奔波的、听到父亲刷刷的脚步声。买了春联,心里一直酸酸的,往年父亲在时,他自个买的是喜庆的大红春联,大红灯笼,而今年,我只能为买紫蓝色的春联,按我们当地风俗,有去世,不过三年,不能贴红色的春联,以表达对逝去亲人的。看着那刺眼的蓝色,不由潸然泪下,着往昔的年味,落寞之际,万千,女儿也悲着脸和我不约而同地念叨父亲,她说快过年了,她又想吃爷爷做的暖锅。
  
  每逢佳节倍思亲。父亲的音容笑颜仿佛只在昨日,有时回过神来,原来我们的家不再完整,年不再是喜庆。
  
  今天还去了纸火店,买了纸钱等。大年三十,我们都要回老屋去,按我们这里的习俗,天黑后,我们要穿上孝服,在盘里端上香蜡纸币,去离坟地较近的河边接父亲回来过年团聚。要在堂屋正桌摆上父亲的遗像,献上封包好的纸钱,点燃香火,供上供品,叩头,陪坐至正月初三。初三下午又送父亲的魂灵去他的,再送上父亲在那里要用到的元宝和钱币,还有平时喜欢吃的熟食、水果和糕点,跪拜在父亲的坟前,以酒、茶祭奠父亲逝去的,愿父亲的天国新春安好!
  
  新春佳节,普天同庆,举国上下,将是一片欢腾。在这传统中最为盛大的里,在万家团圆的幸福时刻,我们却与父亲阴阳两隔,父亲黑白的遗像,蓝色的春联,白色的孝服,多么不想看到的场面啊!“邻里倾情追慈德,儿孙垂泪忆音容。”年味有多浓,思念就有多浓,多父亲还健在,欢声笑语,阖家共度新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