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吕布新传 > 内容详情

风流夏虎赖的婚事

时间:2020-10-20来源:都市龙游网 -[收藏本文]

【导读】小妮婚后不久,也感觉并不像原来想象的那么甜美。两人成双成对出入的时候,就有无数异样的射来,甚至有人把她当做夏虎赖的。  
  四十多岁的夏虎赖是,如今与一个十九岁的女好起来了,一闹得沸沸扬扬的,整个小城好不热闹,原因是作为姨夫的他找的不是别人,而是外甥女。
  然而,的发生却别有一番传奇色彩。
  当年,能说会道的夏虎赖通融关系,被安置到乡镇一中学。由于他低,没法教学,起初做后勤,负责敲打上下课的大钟,外加烧锅炉。那时里的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民办人员,而做后勤的他却是学校里让人羡慕的除了校长之外的唯一,因为他是正式工。那时的正式工可了不得,在民办教师眼里,简直就是贵族,吃商品粮,不再用种地。
  那年小芳20岁,一米六七的个子,双眼皮,大,白皙的皮肤,靓丽。小芳不但人长得美,学也教得好,是学校的佼佼者。夏虎赖有事没事的就往小芳所在办公室跑,时不时的送点小礼物。后来,他听到小芳好唱歌,就买了一个昂贵的双卡录音机,用红绸包裹着送到小芳所在的办公室,他请求小芳保管,条件是随便用。每每课间休息时,总能听到动听的,悠扬的歌声就像一股甘洌的清泉滋润着小芳的心。不多久,小芳的芳心就被夏虎赖俘虏了,第二年就做了他的。
  多年后,夏虎赖阴差阳错成了市卫生学校的门卫,此时的小芳也由民转公,成了一名正式工。按说,这小日子够滋润的。
  小妮是小芳的女儿,落榜后就患上羊癫疯已经有了2年了,应该要怎么治疗这种病呢?上了夏虎赖所在的卫校学护理专业。为了照顾外甥女的,小芳就让小妮住在自己家里。小妮上学就由姨夫夏虎赖用自行车带着。在学校里有自己的姨夫关爱呵护着,小妮就有极大的满足,她觉得风光,对姨夫也感激不尽。久而久之,她感到和蔼可亲的夏虎赖不是姨夫,而是自己的好。
  后来,从夏虎赖家到学校有段路不平,小妮坐在车后座上时不稳当,一开始有些不好意思的碰触夏虎赖的她现在也敢搂姨夫的腰了。再后来小妮干脆就整个人贴在了姨夫身上,此时的她总觉得心里就有股说不出的甜蜜。而每每这时,在前面骑车的夏虎赖也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小妮迷人的眼睛就像一潭盈盈秋水,惹得夏虎赖看小妮的眼神变了,变得火辣辣的。渐渐地,姨夫开始对外甥女的照顾比以前有更多更大的提高。小妮爱吃零食,夏虎赖就大包小包的买了塞给她;小妮鞋、运动服,夏虎赖不吃不喝也给她买来。最使她的是姨夫给她买了部自己梦寐以求的,这可是她二姨小芳做梦也没用上的奢物。小妮一开始在们面前拿出手机时,就立刻引来一片羡慕的眼光。此时的小妮的就觉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的人。于是乎,情爱油然而生,再加上原本就有亲戚这一层关系,他们的爱得到了升华。终于,时尚另类的小妮冲破种种顾虑投到了姨夫夏虎赖的怀抱。
  小芳的老娘七十多了,身体不好。每逢星期天,她都要到娘家住,帮打理一下家务,照顾照顾家。周末的一天,上高中的儿子说星期天上午开家长会。在娘家住的小芳一大早就赶里。她想一定还没起床,就悄悄的打开防盗门,蹑手蹑脚进了房间。当推开卧室的门时,顿时她目瞪口呆了,丈夫搂着外甥女睡得正香。这时感到五雷轰顶她恼怒不已,怒气冲冲的把门小儿癫痫疾病的病症都有哪些呢用力一带,“咣”的一声,而后心里无比沉重的跌坐在沙发上。
  夏虎赖慌忙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对打了个招呼:“回来了?”小芳铁青着脸没接茬。不一会小妮低着头,穿过客厅就往自己睡的房间里躲,被小芳喊住了。小芳说:“说吧,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小妮站在一边,耷拉着脑袋不做声。夏虎赖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说怎么办吧?”
  小芳忍着怒火反问:“你说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向我姐交代?怎么向亲戚朋友交代?”然后又问小妮:“说吧,是不是他强奸你?”小妮摇了摇头,然后哭着说:“姨,我错了。求你不要告诉我妈。”小芳泪如雨下,转向夏虎赖,“乱伦啊,你就不怕遭雷劈?这日子还怎么过?吧。马上离,今上午就去,直接向民政局还是向法院?你说吧!”
  一听离婚,夏虎赖可急了,这可是没想过。这事闹出去可不是好玩的。为了稳住小芳,夏虎赖噗咚一声跪在小芳面前说:“我不是人,一时糊涂,求你看在多年夫妻的情份上饶我们一次。”小妮也随姨夫跪在姨的面前,求姨原谅,发誓以后再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跪在面前的两个人,一个是外甥女,一个是丈夫,小芳的心开始斗争起来,这种事一旦传出去丢丑的不是一个人,还会殃及年幼的儿子,自己也是四十出头的人了,半辈子都过来了。思前想后,既然他们决定要改,保证不再来往,这件事就算了,注意打定,小芳要他们写下保证书。
  事情败露后,小妮搬出了姨家,住学校宿舍。耐不住的夏虎赖在离学校不远处偷偷的租了间房,于是两个人常在这里偷情幽会。他们白天上班上学,晚上双栖双宿。
  丈夫长期借口值班,夜不归宿,引起了小芳的怀疑。她暗地里梅州市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打听一下,得知丈夫根本就没值什么班。她决定要探个究竟,结果在出租房把他们对狗男女逮了个正着。
  这次夏虎赖和小妮没有再求她,而是理直气壮的告诉小芳,他们是真心相爱,并且准备。
  一种无助的悲哀袭上小芳的心头,她后悔当初瞎眼嫁给夏虎赖,当年要不是看上他是吃皇粮的正式工,说什么也不会走到一起。论长相他比自己差多了,要本事没本事,要地位没地位,要钱工资没有自己高。如今自己堂堂的小学高级教师竟会一个背叛自己且与外甥女乱伦的丑陋。再说小妮这么小,一时鬼迷心窍,有她后悔的时候。罢了,随他们去。
  第二天,小芳和夏虎赖这对近二十年的夫妻便分道扬镳了。
  发生了这种事,小妮的一直蒙在鼓里。既然闹到这一步,也没必要再瞒下去。离了婚的小芳哭诉着将真相告诉姐姐。姐姐听后犹如晴天霹雷,责骂妹妹为什么不早说,是她害了自己的闺女。姐姐到学校大闹一场,强行将女儿拉回家。小妮说:“这辈子非夏虎赖不嫁。大点算什么,大点更知道疼人。”父母气氛地说:“你要是和他在一起,就别再进家门,就当没生你这个闺女。”“不进就不进!”小妮转身夺门而出。
  夏虎赖和小妮彻底了,接着就公开以夫妻的名义同居在一起。此时夏虎赖逢人就感慨的说,现在的他才真正尝到了的滋味。
  事情往往都是这样,得不到东西都是最好的,而一旦千方百计的把东西弄到手,却发现并非如此。
  夏虎赖和小妮偷情的时候,心上身上一时得到了莫大的满足,感到自己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气,上了。然而真正成为夫妻时却感觉不到那么了。夏虎赖的工资不多,以前有老婆养着,两个人的钱花不完邢台市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一家三口滋滋润润的。如今,上高中的儿子要他尽义务,七十多岁的老娘要他赡养,而小媳妇没工作,因此,仅经济花销这一项就会制约他们不会有太多幸福。
  小妮婚后不久,也感觉婚姻并不像原来想象的那么甜美。两人成双成对出入的时候,就有无数异样的目光射来,甚至有人把她当做夏虎赖的女儿。有一次他们一起去商场买东西,小妮看中了一条裤子,要买。他却怜惜兜中的钱,就借口不好看不让她买。售货员就说:“你这闺女真不懂事,你没看中,就算了。”接着售货员又反过来说夏虎赖:“你也是,闺女毕竟年轻,和咱眼光不一样,不就是条裤子吗,拿着吧。”当时小妮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说,他们的关系也难以处理。小妮毕竟太年轻,一下子成了小自己三岁表弟的后妈,也感到特别扭。七十多岁的老婆婆本来对这个小媳妇就有看法,老人家总是在她面前指手画脚。况且如今的老丈夫也不像以前那样心肝宝贝的自己了。为了几元钱的东西,计较半天。这可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思来想去,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不是自找罪受吗?
  不多久,小妮提出离婚。
  小妮要离婚,夏虎赖并不吃惊,因为自从与她走在一起后,自己本身就有种说不出的难言苦涩,现在离婚也得以解脱。于是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况且他明白,自己无论从哪方面都满足不了一个漂亮的青春的要求。
  离了婚的夏虎赖就去找小芳复婚。晚了,小芳已经嫁人了。小芳现在的丈夫是某局局长,婚后的小芳很幸福。
  后来,可怜的夏虎赖孤身终生,没人赡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