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横行霸刀 > 内容详情

斗法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都市龙游网 -[收藏本文]

  晓云近来烦躁到了极点,她脑海中象放电影一样回放着近来家里发生的事情,她不仅想近段时间的事情,还把以前的事情“翻”出来想,有时候想着想着她自己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想了,实在烦躁的的时候,她会不断的给女儿和儿子打电话,在凌晨把鼾声大作的老伴叫起来“商量”,搞得睡眼朦胧的老伴一头雾水。

  前段时间晓云住在儿子家,儿子在湘西一旅游城市所在的武警部队服役,是一个精明、深得领导器重的营级军官,下一步可能被委任支队一重要职位,儿子早出晚归,工作很繁忙,晓云很理解也很体贴儿子,毕竟儿子在部队搞财务工作,责任重大,而且儿子正处于上升期。

  晓云想起了过去,她出身于湘西一贫困农村家庭,父母都是农民,全家因为父亲不甘本分做点生意而受到牵连,晓云不会忘记父亲被打为“投机倒把分子”挨批斗时的悲惨景象,也不会忘记因为害怕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的惴惴不安,后来嫁给了现在的丈夫,丈夫为人老实巴交,家公家婆封建制的家长作风搞得这个大家庭很不团结,你争我斗的,加上丈夫他们这个大家庭是从外地迁入的,本地人对他们另眼相待。晓云清楚的记得,她不时会遭受到“暴风雨”的袭击,有时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人家就来找麻烦了,在晓云的眼里,那些来找麻烦的人根本不需要理由或者找出些可笑的理由,不过晓云不是个弱女子,她不屈服于外来的欺侮,她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改变处境。晓云先后生下了两女三男,她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儿女身上,尽管家庭困难,她还是咬牙坚持送儿女读书,她相信知识可以改变一切,尽管她自己小学没毕业。晓云为了这一目标坚持着,她含辛茹苦的送儿女读书,功夫不负有心人,除了大女儿没上大学(后来学了美容美发的手艺),二女儿和大儿子先后考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两个小儿子也参军后考上了军事院校……晓云成了当地的名人、女强人,特别是当儿子和女婿穿上军装(女婿也是部队军官)回家时,从别人羡慕的眼光中,晓云找到了自尊和满足,她觉得自己该过上好日子了。

  晓云没有想到,随着家庭条件的好转,她预想到的幸福生活并没有如期而至,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的说法让她有了切肤的感受。大女儿学了美容美发的手艺后在省城开了家店,由于大女儿郑州市十大癫痫病治疗医院排名收益好,加上服务好,生意很是红火,可偏偏命里摊上个好吃懒做的丈夫,晓云对大女儿不幸的婚姻很是苦恼,但大女儿坚持不离婚又令她无可奈何;二女儿找了个部队军官,二女儿和女婿感情很好,对家里人也很好,对家里的贡献也最大,这令晓云很欣慰;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去了外地工作,晓云很是牵挂,大儿子在工作的地方找了个本地姑娘结婚了,但大儿子和儿媳由于性格不合适等原因结婚不到三年就离婚了,不过现在找了个中学老师,大儿子带回来过,晓云很满意;最小的儿子也军校毕业下基层了,到了适婚年龄,可他就是不想找对象,令晓云一筹莫展……她真正烦恼的是二儿子,二儿媳令她伤透了心。

  想当初二儿子找二儿媳时,她就坚决反对,说这个女孩有点“媚”,不是贤妻良母型的女孩。可二儿子坚持要娶,为了顾全大局,她也就没再反对了,他知道二儿子在部队是的“红人”,先是在风景区中队当中队长,后来调到支队负责财务,可以说是“实权派”,可晓云也知道二儿子的今天来之不易,当初二儿子在山东当兵,由于二儿子刚初中毕业就去当兵了,在考军校的时候落榜了,那年刚好碰到裁军,二儿子所在的部队被整团裁掉了,那就意味着二儿子退伍回家,听到这个消息,晓云急得几天睡不着觉,如果二儿子退伍回家,那么二儿子的前途就没了,而且会让别人笑话,毕竟自己是指望着儿子在部队混出个名堂。晓云听说二儿子所在部队的领导是娘家那边的,就风尘仆仆的赶到山东去找关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二儿子调回了湖南,后来二儿子通过努力才考上了军校。其实每个小孩出来都不容易,晓云记得为了儿女能走出农村,她付出了别人不敢想象的努力,别人只看到她风光的一面,何尝看到她曾经付出的。

  二儿媳的“媚”如晓云预料的出现了,二儿媳不仅好吃,而且出奇的懒,在家什么活也不干,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可令晓云不解的是,二儿子居然心甘情愿的包了家务,心甘情愿受二儿媳调遣,不仅如此,二儿媳的出手“阔绰”也让晓云看不顺眼,二儿媳喜欢逛超市,每次逛超市都要花费几百元,二儿媳隔三差五的去吃肯德基、麦当劳,去专卖店买包、衣服,几百上千的包、衣服眼睛不眨地买下来,晓云都忍受了下来,因为晓云盼着二儿媳生小孩。

  可二儿媳的肚子就是不见鼓起来,晓云心里就有了怀疑,每次他都偷偷把二儿子拉到一河南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边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每次二儿子都搪塞说现在还不想要,过段时间再说,可这一过就过了5年,晓云再也等不住了,她非得要二儿子带二儿媳去医院检查,晓云说要陪他们去,他们坚持不要她去,晓云心里更犯疑了,几天后晓云得到了二儿子的答复:没什么问头,两人体内的抗体作怪,只要把一方的血液注射到另一方的体内三次就可以了……晓云不懂这些医学知识,可她明显的感觉到了二儿子和二儿媳的变化,二儿子明显没以前的亲近了,二儿子一回到家就把二儿媳拉进房内关上房门说什么,从他们的表情来看,晓云猜测他们一定在商量什么,可又在瞒着她,二儿媳会娘家的次数明显增多,二儿子和二儿媳去外面“办事”的机会也增多了,不久,她得到了一个震惊的消息,二儿子给他岳父母在市区买了套房,装修好后其岳父母已搬进去了,晓云又气又怒,二儿子的岳父母不是有房,为什么还要给他们买?更恼怒的是这么大的事情竟然瞒着自己,把自己当成了外人。早段时间二儿子在省城买了套精装修(交房即可入住)的房,说是给父母住的,一想到这,晓云就有了主意,她现在必须“抢”到这套房,否则夜长梦多。她就和二儿子说想回家住段时间,春节期间大家回家也好聚聚,老家的房子实在太差,住着不方便。二儿子一听她这样讲,就请假开车拉着她去省城办理交房入住手续,并买好了全套家具,交好了水电、煤气等费用。看着二儿子急匆匆离开的背影,晓云感觉得到二儿子是有意急于离开。等到儿子离开,她觉得房子很冷清,现代化的设备并没带给她太多的舒适感。

  晓云终于找到机会从二儿媳的包里翻出了检查结果,那是二儿子和二儿媳去省城的一家著名医院做检查后拿回的结果,晓云看到二儿子和二儿媳心情不好,就猜测到了是怎么回事情,她趁二儿媳不注意的时候把检查结果拿了出来,然后到外面复印了份又偷偷放了回去,晓云感觉象做贼一样,是二女儿教她做的,她有时候觉得女儿比儿子好,有什么心里话就和女儿说。晓云拿着检查结果给当地镇卫生院的医生看,镇卫生院的医生明确告诉她女方有问题,没有生育能力,晓云觉得自己该出手了,不能再等了。

  晓云没有料到的是,二儿媳先于她之前动手了,二儿媳先是“威逼利诱”二儿子在省城开发区买了套50平米的房子,说是用来出租,又说要换车了,把现在开得车给其妹妹,还说要在风景区买别墅……晓云坐不住了,她把二四肢抽搐、大小便失禁的现象,是癫痫症状吗?儿子拉到一边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并提醒二儿子要“收敛”点,提防二儿媳使诈,可一向听话的儿子不以为然,反而说她多心,要她不要管他们的事情,看着二儿子那漠然的表情,晓云明白了二儿媳为什么那么嚣张了,她想起前段时间二儿媳找她吵,说要和她算账,当时二儿媳的话说得很难听,她当时也是要二儿子管管二儿媳,但二儿子总是护着二儿媳,说二儿媳只是不会说话,心还是好的……每次都以晓云让步告终,这让她很是郁闷,她多次为你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啊

  大女儿、二女儿、大儿子在春节时都回了家,这让平时感觉寂寞的晓云感受到了久违的热闹和欢乐,自从几个儿女长大成人参加工作后,很难得大家在一起聚聚,晓云和老伴忙前忙后,为儿女们做好吃的,和他们聊聊生活工作的事情。大儿子带儿媳回来了,大儿子打电话回来说是凌晨3点到站,晓云说要二儿子开车去接,可二儿媳一句“他们不知道打的回家?”让本来欢乐的气氛一下子沉闷了,为了不给儿女们丢脸,晓云忍了,他把老伴一把拉进房间,不想更郁闷的事情来了,二儿子说要出去办事,就和二儿媳开车出去了,晓云从二儿子接电话中听出来了是其姨妹来省城了,二儿子和二儿媳直到晚上才回来,抱回来一张被子,还带回来打包的菜,很明显,二儿子和二儿媳是出外招待其姨妹了,还要带其姨妹回来住。晓云火了,她一把将二儿子和二儿媳带回来的打包的菜和被子扔出门外,狠狠数落起二儿子来,二儿媳见状过来帮忙,大女儿、二女儿、大儿子也过来“参战”,一场激烈的争吵由此展开,最后不欢而散,二儿子和二儿媳摔门而出了。

  坏消息遽然而至,经过大女儿、二女儿、大儿子们的帮忙,晓云弄清楚了二儿媳的阴招,二儿媳自己没生育能力,就要其妹提供卵子,和丈夫的精子结合培养发育,然后注入自己体内……作为补偿,给妹买一套房和一辆车,帮其由代课教师转为公办教师。这不是“借种”吗?绝不可能,晓云觉得二儿媳家的种不好,就是生了小孩也不能带出个好样子来,她觉得一定要二儿子离婚,帮二儿子走出苦海,

  可晓云也有自己的苦衷,她也投鼠忌器,她心里的担心只能自己默默想,二儿子现在马上要去军事院校学习(学习三个月),学习回来后担任后勤处长要职,不能在节骨眼上给二儿子添乱了,毕竟二儿子只是去学习,后勤处长的命令还没下,更让癫疯病能结婚吗?晓云忧心的是,二儿子以前在担任财务股长的时候“贪”了不少,这个二儿媳是知道的,如果逼得太急了,二儿媳会不会狗急跳墙,毕竟二儿子有把柄在二儿媳手里,晓云就这样没日没夜的想着,有时候连她自己也想不出个更好的办法来,老伴见她神魂颠倒的样子,怕她出事,担心她会崩溃,就大电话给大女儿、二女儿、大儿子,小儿子们,要他们多打电话做工作,这个大家庭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晓云也不知道二儿媳那边怎么样了,但她知道二儿媳肯定在实施计划,如果二儿媳的计谋得逞,那对她和这个大家庭不啻是毁灭性的打击,问题是二儿子现在去学习还没回来,她也没把握如果她逼他离婚的话,他会站在自己这边吗?如果二儿媳会狗急跳墙,那二儿子的前途就毁了,甚至有牢狱之灾,晓云就这样每天混混僵僵的想着,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

  在外地的小儿子的电话给了晓云一针强心剂,小儿子说他通过QQ掌握了二儿媳的婚外情,晓云很是疑惑,为了不影响小儿子的工作,她要求大女儿、二女儿、大儿子们对小儿子隐瞒二儿子和二儿媳的事情,不想小儿子主动打电话过来告诉她这个吃惊的消息,小儿子说他新注册了一个QQ号,加二儿媳为好友,然后在网上聊天,通过多次“推心置腹”的交流后,二儿媳说喜欢上了他,也诉说了自己的苦恼,还说起了以前的“情事”……晓云如获至宝,她要小儿子把这些“证据”给她留着,她要在这次战斗中彻底打倒二儿媳。

  在小儿子告诉她二儿媳的劣行时,晓云就想马上叫二儿子回来“修理”二儿媳,将二儿媳扫地出门,可转念一想,还是等二儿子学习完回来再说,毕竟自己掌握了铁证,胜券在握了……终于等到二儿子回来了,晓云将铁证一一展现在二儿子的面前,看着二儿子既羞又怒的表情,晓云推波助澜,将二儿媳的劣行一一揭露出来,就这样晓云赢得了这场争斗,顺理成章地将二儿媳扫地出门,粉碎了二儿媳的阴谋。

  晓云终于出了口恶气,她无比快意,不过看着二儿媳耷拉着的头以及垂头丧气的样子,晓云竟生出恻隐之心,她没有了胜利者的喜悦感,她知道这场争斗没有胜利者,自己和二儿媳都是女人,她想起了某部电影里的一句台词:“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她打通了女儿的电话,想和女儿说说自己的感受……